在线视频 在线视频
国产精品
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
激情都市 家庭伦理 明星模特 武侠虚幻 人妻迷情 自述人生 虐恋其他 校园春色
色图鉴赏 色图鉴赏
自拍图

当前网址已失效, 点我获取最新网址!

年幼时,不懂女人
2019-07-26 20:29:09


  说起学校里男女同学之间的情事,虽然每个人的经历不一,但大都有难以忘
怀的情愫,恋上一个人,为他(她)羞涩,为他倾倒,为他失魂落魄,则是少男
少女们成长历程中的一段必然之路;即使到了垂暮之年,回想起当初的那些往事,
大多久久无法释怀;虽说是过去的事情,已经一去不回头了,但由于是少年时期,
所经所历,就更为难得——那种没有势利,不考虑金钱财势,不顾及家庭门槛,
发生在少男少女之间的恋情,则是纯真的感情所系,因此就是到了老年,也会历
历在目。

  本文的主人公,已然到了知天命的时刻,所以喜欢回忆一些过去的难忘经历,
算得上是一种人的历史必然吧。

  一

  他出生在一个煤矿,当他满七岁的时候,就进了煤矿的子弟学校读书。而当
他在上小学以后没有多久,就爆发了文化大革命,文革的爆发,使得全国形式一
片混乱,各地学校开始停课闹革命,大一点的学生大都在批判完当地的走资派以
后,又到处地搞串联,进北京见毛主席;小一些的都在自己家里昏天黑地的瞎玩,
没有作业,没有老师;后来虽然进行了复课闹革命,但在课堂上没有什么功课可
学,只是由来自工宣队的老师带领大家学习语录,学习珠算,要不就是到山林里
开荒种地什么的,于是余暇时间甚多,他就到处找一些小说阅读,借以排解无聊,
但久而久之就入了迷,常常会融入作品之中而不可自拔,当作自己就是那书中的
主人公,为那男猪脚喜而喜,为其忧而忧,为男猪脚拥有了美女的青睐而手舞足
蹈,为男猪脚的悲惨经历而潸然泪下。

  就是因为爱好文学艺术,除了使他的作文写作更加流畅,写出的作文常常被
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以外,更使得他的性格变得多愁善感了一些,也由此比
起其他同龄人早熟了许多,过早的知道了一些世间的事情。

  那年,其实他准备在读小学五年级了。

  开学的头一天,原来的班主任老师不再继续带他们,原因是他们要重新进行
编班,把刚刚从四年级升上来的全部同学按照学校的意思进行编排,有许多同学
因为成绩不好而要留级,另外还有外面新招的一个班也要编排进来,所以,他们
原来的整个年级的班级就此被打乱。

  对于他来说,在什么班一般不重要,可就是这次编班,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
的好运。

  一个原来同级不同班的女同学这次恰巧同在他一个班了。这个女同学长得眉
清目秀,大大的双眼,高挺的鼻梁,漂亮的鹅蛋脸白里透红,还有一个讨人喜欢
的双下巴;女同学身材苗条,香肩圆润,一举一动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;衣着入
时,喜欢穿一双扣纽襻的布鞋。

  女同学在整个年级都挺有名,是全年级公认的最漂亮的一个女生。想想看吧,
在一群鸡里,出现一只凤凰,那种感觉会是什么?而这个女同学眼下就是这样的
地位,美女同学的大名叫做王茹华。

  就在他还没有认全新的同班同学的时候,老师开始了分组及编排座位,他在
四组,而王茹华的座位在一组,相隔着两张课桌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那时的男女同学之间界限比较严,尽管在同一个班,平时也
就是男生与男生玩,女生与女生玩,男女生之间一般不说话,谁要是同异性多说
一句话,就会招致自己同类的起哄,男女同学基本是各自为阵,互不理睬;如果
是男女同桌,其桌子的中央就会有一道清晰的划线,任谁也不能过雷池半步,谁
要是在无意之间“侵犯”了对方的领地,轻则吵嘴,重则开打;只有几个班委、
小组长因为工作的需要,才会接近异性,但也是事情完了就结束了,不敢有更多
的纠缠。

  王茹华什么也没有当;而他则当了本小组的组长,每天负责同组同学们作业
本的收发,以及排布打扫清洁卫生。

  在五年级的学习期间,王茹华遇到了一件事。事情的起因是她的同桌——一
个调皮的男生,有一次挤了她一下,她回家去告诉了她爹,当科长的她爹怒气冲
冲的来找学校,学校校长亲自陪同着来到班上,那个倒霉的男同学被两嘴巴打得
天昏地暗,黑黑的脸上布满了红一道白一道的指头印;男同学仗着学过几天武术,
平时在班里耀武扬威的,这下在更加强大的强权之下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,眼里
流淌出晶莹的泪水。

  眨眼之间,五年级结束了,接着是升学考,很幸运,他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初
中阶段,巧的是王茹华竟然也同他在一个班;而且老师在编排座位的时候,无意
之间就将他同王茹华编排在了一起,成了同桌;别的男生眼热了,有事无事都拿
他说事,谁不想伴着美丽的女同学一起学习呀。

  他嘴里急忙分辨同王茹华没有什么,但心里却是暗暗高兴,虽说对于王茹华
还没有什么其他想法,但异性相吸,特别是美丽的异性对于对方吸引估计谁也抗
拒不了。

  这时的同学们大多处于十二、三岁之间,男女之别大概可以看出个端倪了,
有的女同学的胸脯开始了微微的隆起,小小的腰身与屁股秀出了特有的曲线;男
同学多数还处在混混沌沌的时代不开窍。

  而他由于文学作品的熏陶,也开始注意起了班上的女同学,经过他仔细的推
敲,还是发现了一些美女,而其中最美貌的,还得数那位美女同桌——王茹华。

  初中的课程同小学不一样,增加了许多新的东西;学习方式也大不相同,而
他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;更加糟糕的是,每天他都会特别的注意王茹华的动静:
看着王茹华的一举一动,体会着她的一颦一笑,他喜欢听美她讲话莺莺燕燕的声
音,喜欢听她唱歌依依呀呀的腔调,喜欢她眯缝着眼睛注视人的模样,喜欢轻轻

  的闻着从她身上飘来的清香味儿……

  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有时在路上偶然碰到王茹华,他便会心惊肉跳,没来
由的通红了脸,身上直冒汗,说话也语无伦次的,而且声音会情不自禁的提高了
八度;但如果那一天见不到王茹华的话,他便会食不甘味;就这样,王茹华同学
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灵,充斥了整个大脑。他还不好对其他的同学讲自己发生的情
况,只有暗自憋在心里头。

  当然,这位大眼睛的女同桌根本不知道这位男同学的心思,依旧该咋样就咋
样。

  他的学习成绩逐渐的退步了,但他依然浑然不觉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数学老
师讲的那些方程式为什么就是解不出来。为了少挨数学老师的奚落,他开始了抄
同学的作业。初一上学期结束,虽说他的语文在全年级还是数一数二的,但还是
有好几门功课没有达到六十分,其中主科就有数学、物理。

  也许老师注意到他的情况,在初一的下学期,就将王茹华调到了另外一个小
组,说是两个学习好的不能在一起坐,给他新调来另外的一个女同学做同桌。

  眼巴巴的,美女同桌就这样离开了他,他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失落。

  于是,他拐弯抹角的向其他同学打听王茹华的家庭住址,在得到了确切地址
后,他在放学前后偷偷的跑到她家的附近,压抑着怦怦乱跳的心脏,期待着有机
会同她“偶遇”;在做作业之余,将王茹华的名字画满草稿纸,然后揉掉;甚至
有一次鬼使神差的将她的名字刻在了家门前栽种的竹子上。

  这个新来的同桌以前也是同他一个班,从小学一年级就在一起读书了。她的
大名叫李翠仙,也许家里穷,所以平时就只穿打了许多补丁的旧衣服,衣服以前
是蓝色的,后来就分不出颜色了,而且浑身经常散发出一股怪难闻的气味;李翠
仙的头发黄黑相间,宽宽的脸庞黄皮寡瘦的,据说她家就只是她父亲一人当工人
上班挣钱,家里有五个娃娃,还要负担老家的两个老人;她妈在家属队成天挑大
粪,顾不上家里,因此李翠仙每天放学回家还要煮饭洗菜,星期天也不得闲,要
到山上去背柴;同时,她的学习成绩不是那么好,在班里不出众,因此全班没有
一个人看得起她,她也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,没有朋友;久而久之,同学们背地
里送她一绰号——丑八怪。

  这下好了,他的同桌换了,要看原来的美女同桌学,只有回头才行,而经常
回头会被别人发现而招致奚落,他可不愿意,所以只能借着别的机会,用眼角的
余光频频扫射,而王茹华却仍然不知道有人偷窥。

  他的学习成绩又慢慢的回升了,老师布置给他一个任务,就是要他辅导李翠
仙的学习。

  他挺不耐烦。尤其是一些男同学老是在下边逗他,说是老师给他找了一个小
媳妇,因此他一见到她就心烦,经常在辅导时草草了事,而她则不以为然,还常
常向他投射来羡慕的目光;说起来,他长得还算是眉清目秀,看上去也是风度翩
翩的。

  初二开学没有几天,老师带领全班同学开荒种地,说是要响应“五七”号召。

  其实,他们在小学的时候学校就已经开始了开荒,这次就是将原来开出来的
荒地分发给高年级的同学种植,一来响应了号召,而来可以解决一些蔬菜供应问
题,卖菜的钱还可以用来作为班费,解决同学们的学杂费,尽管学杂费并不高,
一学期不过区区五六元钱。

  每个同学都分到了一块地,李翠仙的地紧挨着他的,在挖地浇水的时候,他
因为个子小力气小,手里的锄头之类的工具拿着不顺手,挖地半天挖不出多少,
惹得其他同学讪笑,李翠仙却不是这样,在干完自己的活,还来帮助他。

  大家可能有这个体会,一般到了十三、四岁的时候,同龄的男女同学之间就
会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就是女同学往往普遍比男同学高半个头,而且身体也会
变得丰满了许多,胸脯开始耸了起来,大腿变得又细又长,屁股也鼓了起来,好
似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;而男同学则还像小娃娃一样,只有到
了十五——十七岁以后,女同学个子高的现象才会被后来居上的男同学所追上,
并且还要超过她们。

  这时的李翠仙身材丰满,而且力气大,挖地挑水什么的,都不在话下;一个
男子汉被一个女孩子帮助干粗话,说出去不被别人笑话,他红着脸谢绝了。

  可李翠仙很犟,说是学习上他帮她,而在干体力活上一定要帮他,他推脱着,
可她什么也不说,就是帮着他挖地。

  他红着脸连声说谢谢,李翠仙也红了脸,低下了头,只顾干活;丰满的胸部
随着劳动的节奏有规律的颤动着。

  所以,在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李翠仙的帮助下,他的地很快开挖完毕后,他
能够做的,就是慌乱的四下看着有没有人知道了这丢人的一幕。

  由于李翠仙经常的帮助,他的地里种出了鲜嫩的大白菜,大白菜的成色在班
里也是数一数二的,老师对他的成绩给予了表扬和肯定,因此他对这个名为丑八
怪同学的看法有了转变,也有了几分好感,看她不再是那么的丑陋了,也愿意在
学习上多帮帮她,他们之间的话题也渐渐地多了起来,这样一来,他的那些伙伴
们开始嘲笑他,说他是男同学中间的叛徒。

  班上男女同学之间的隔阂坚冰被打破始于一场大雪。

  一场大雪在人们不在意的时候悄悄降临。那天晚上,他照例到学校上晚自习,
因为天阴下雨,教室里没有来几个人,做完老师布置的习题后,旁边剩余的同学
不多了,于是,他收拾好书包就回了家,到家时,才发现电灯未亮,停电啦,他
随便擦了擦就上了床,等到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,他被尿憋醒,推门而出的时候,
才发现已经在屋顶,在树上落了厚厚的一层雪。

  到了学校,同学们早就到了,大家颇为兴奋的谈论着,有好些同学用各种工
具将雪带到了教室里,虽然冻得手通红,一个个的还是乐此不疲。

  课间操是没法上了,借着课间操的时候,同学们分成好几拨开始打起了雪仗,
除了男同学以外,平时羞答答的女生们也加入到了打雪仗之中。

  上课的铃声响了,同学们恋恋不舍的回到了教室,他们意犹未尽的带着雪团
到教室,趁对方不备,用雪球袭击。

  最可笑的是王茹华,将手里的雪团抛向对方,然后飞快的蹲下身子,躲过对
方的视线。他看出了王茹华的伎俩,就有意的将雪团抛向王,直到她通红着脸,
摇手求和。

  雪仗增加了男女同学之间的话题,开了男女同学相互来往的先河。

  他同女同学的接触也多了起来,最使他难忘的是有一次在课间的时候,王茹
华同一个叫做许云仙的女同学在一起打闹,打闹的过程中你拽我一下,我拉你一
把,恰巧他从旁边经过,而那时王被许步步紧逼,她一直后退,最后退到了他的
怀中,眼看美女同学就要与他亲密接触了,他下意识的抬起了双手,推了美女同
学一把,抬起的手正好触到王茹华的腰肢上,他感到软软的,真幸福的时刻呀;
王茹华突然被人推,吃惊之余,回头看是他,不禁羞红了脸蛋,徐云仙在旁边看
到,捂住嘴笑个不停。直到晚上洗脸的时候他都舍不得洗手,生怕将那手感洗去
喽。

  一天休息,老妈叫他去排队买肉,可惜那天猪肉到的很少,买肉的人都怕买
不到而心里着急,一窝蜂的拥挤在买肉的窗口,他力气小,半天挤不到窗口。正
当他为难的时候,意外的看到了同桌李翠仙。

  “哦,你也来买肉?”李翠仙打着招呼。

  “是呀,你也来?”

  “嗯,怎么不进去呀?”

  “人太多,我想等一会。”

  “再等么怕是好肉都卖完喽。”那时好肉的标准就是要肥肉,瘦肉一般没有
人要。

  “这样吧,你在前,我推你进去,我也进去,我们一起买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他答应着。买到肥肉可以炼出一些猪油,剩下的肉还可以做成红
烧肉、扣肉什么的。

  于是,他在前,李翠仙在后,用自己的双手猛推他的身体,他们就像一只开
路的坦克一样勇往直前,推开其他人,直到卖肉的窗口前。

  在窗口前,人群由于拥挤,李翠仙的胸脯紧紧的贴在了他的后背,使他清晰
的感到了女同学胸前两只肉团的弹性,他不由得通红了脸,还装着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王茹华在进入初中二年级以后,一天天的走向了退步,原来
许多不起眼的小豆芽,一个个生出了枝叶,开出了花朵,眼瞅着出落成花朵一般
的美丽,而原来的美女王茹华则日见相形见绌。

  一天在课间的时候,有个男同学说他星期天去水库游泳的时候,看见王茹华
也去游泳。现在,一般女性游泳,要穿游泳衣;而那时没有这个东西,所以一般
的女同学就穿小背心之类的。可是他看见王茹华游泳的时候,仅仅是只穿了内裤
而已。这个同学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哄笑,他也有几分好奇。

  几天以后,老师宣布,在星期六的时候,学校组织初三的同学去五七干校劳
动,具体就是帮着收包谷。还要求,除了劳动之外,每人还要交一篇作文,要求
大家在劳动中善于观察,同时要注意安全。

  星期六这天到了,大家早上七点半集合完毕之后,步行到四公里以外的农场
干活。

  五七干校,又称五七农场,是矿上对走资派进行劳动锻炼的一个基地,基地
上建有宿舍、食堂、图书室,还有单杆、双杠、篮排球场,大礼堂可以坐五百多
人,更为难得的是它与一个湖泊相毗邻,那湖泊大约占地五十多亩,湖泊里有鱼
有虾,水质清冽,是矿上的生活水源地之一。

  上午的劳动在中午十一点半结束,同学们蜂拥着到农场的食堂里打饭吃。突
然,有人发现,在清粼粼的湖泊里,有人在游泳,仔细一看,不就是班上的几个
男同学,还有几个女同学在里面扑腾么,在仔细一看,呀,王茹华也在其中,裸
露着一身雪白的肉,除了小内裤外,她的上半身真的是一丝不挂,而且,几乎见
不到一般女同学胸前那优美的弧线。大家看的傻了。

  照理说,十五六岁的女孩子,那乳房应该发育了,早就不好意思在异性的面
前脱得一丝不挂,哪怕他是自己的老爸,可王茹华的行为……

  游泳的男女同学陆续回来了,他们可能肚子早就饿了,趁着他们吃饭的机会,
有人讥笑领头带王茹华她们去的男同学偷看王茹华的奶,那位男同学急赤白脸的
分辩道:“大流氓才看人家的奶。”接着,他按捺不住的悄悄透露说:“王茹华
没有奶。”听到的人全都愣住了。

  一天晚自习,王茹华趁老师不来教室的时候,到他背后一个叫钟萍的女同学
的座位上,两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钟萍取笑王茹华“崩胸脯”,确实,在几乎
所有女同学的胸部几乎隆起的时候,竟然还有女同学没有乳房长出来,而且这个
女同学竟然曾经还是级花,简直就有点不可思议的味道了。

  而过去被人称为“丑八怪”的李翠仙,她的胸脯就格外的雄伟了。那天,班
主任老师叫几个班委抬桌子,他这时已经被老师钦点为“学习委员”,王茹华是
文艺委员,抬桌子是要为全班同学写评语,他走过去抬桌子的时候,见到李翠仙
还没有回家,她笑了笑,晃荡着两只高耸的乳房也来出力。见到李翠仙这样,再
看看王茹华的平胸,他一时竟然发呆了。

  时光荏苒,眨眼之间,他们完成了初中三年的学习,迎来了期末考试。

  在他的帮助下,李翠仙也顺利的通过了考试,拿到了毕业证书。

  学校在他们毕业离校前夕,对他们这届学生做出了安排:一、继续升学;二、
下乡。

  各班的同学根据自己各家的情况以及父母的安排,作出了选择。他的老爸老
妈叫他继续读高中,因此他也无话可说。

  他的同桌李翠仙告诉他,她要去下乡啦。

  一天,李翠仙来找他,说是她爸妈要请他去家里做客,他有点愕然,生平第
一次有人请他做客,有点新鲜。因此,在征得老爸老妈的同意后,他随着李翠仙
到了她家。

  在参观完她家后,李翠仙对他说:“你玩着,我去洗个澡。”她笑着说。

  “你这个死妮子,同学来家也不好好陪陪,洗什么澡?澡那阵洗不行,非要
在现在。”她的父亲抱怨着说。

  看着女儿一脸不悦的样子,他自我解嘲说道:“来来来,不用理她,我们来
下象棋。”

  于是,他同李翠仙的老爸排兵布阵,楚河汉界的杀个不亦乐乎,直到李翠仙
的老妈下班回家,两个才意犹未尽的收起了棋盘,而这时李翠仙也洗完了澡回来
了。

  浴后的李翠仙,与平时判若两人,一丝嫩红浮现在光滑的脸蛋上,透露出几
许少女特有的娇媚,一蓬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,还有一缕卷扬起来,贴在
额头上,凭空增添出几许少女的妩媚;李翠仙的胸脯高高耸起,将单薄的衬衫撑
得紧绷绷的,两只圆鼓鼓的乳房在衬衣底下显露出少女特有的形状,不时随着身
体的动作而漾起一团肉感的旋涡,衣服很薄,除了透露出肉色外,还隐约可见圆
圆的一团深色的东西,有小点凸起在胸脯的最高点。看着昔日的女同桌,他不禁
想到:“古人说:二八无丑女,诚不欺我。”

  “吃饭啦!”李翠仙的老妈来叫道。

  李母大约三十六七岁,也是生得富富态态,一双丰满的大乳房颤巍巍的在胸
前颤抖着,衣服底下的奶头凸起形状十分明显。虽然肤色不太白,但有太阳底下
晒出来的棕黑色,脸蛋黑里透着嫣红,厚厚的下巴分成两层。李翠仙颇有几分像
她。

  小小的饭桌上,摆着几碟菜蔬:一盘鸡蛋炒韭菜、一盘花生米、一盘咸鸭蛋、
一盘油煎小鱼,外加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青菜豆腐汤。红黄白绿,五光十色,十分
诱人。饭桌四周坐了四个人,其余李翠仙的弟弟妹妹端着碗在一边,而他与李翠
仙的老爸相对,李翠仙与她老妈相陪。

  “来,喝酒!”她的老爸拿出了一只硕大的酒瓶。

  “谢谢,我不会。”他礼貌的拒绝道。

  “嗳,男子汉大丈夫,走南闯北的,哪有不喝酒的道理,来来来,今天咱爷
俩一定要来上几杯;说实在的,咱也好久没有喝酒啦,以前只要一喝酒,你大婶
就阻拦;今天你来了,我们很高兴,高兴就要做高兴的事,喝酒就是高兴的时候
做的事,可以高兴上加高兴。”说着,便为他满满的倒上了一杯,然后给自己也
满上了一杯。

  在十分亲密的气氛中,开始了晚餐。

  “没有菜,随便吃一点。”李母客气道,为他夹了一箸菜。

  “这就十分的好了,这么丰盛。”他说着,品尝着李母的手艺:“唔,不错,
味道真好,比我妈做的都好吃。”

  听到夸奖,李母笑了:“好吃就多吃一点;可惜这个月的肉票没有了,要不,
我做红烧肉给你吃。”

  “我妈的红烧肉可好吃了,每次都不够吃。”李翠仙接嘴道。

  “我姐姐最馋了,红烧肉还没有熟,她就去偷嘴,被我妈打过好几回。”李
翠仙的小妹妹在旁边摇晃着小脑袋笑嘻嘻的说。

  “不讲话你会死?”李翠仙羞红了脸,伸手打了小妹一下。

  “行啦,行啦,有客人在此,你们还要打闹。”李父斥责道,接着,转头对
他说:“来,咱们喝酒,不要管她们。”说着,咕的就是一大口。

  他小心的抿了一小口,又苦又辣的味道一下就涌进了胃里,十分厉害,就像
一股火苗一下烧进了肚子里,但紧接着,一股甘甜的回味涌上了口腔,他爽快的
打了一个酒嗝。

  这顿饭一直吃了两个小时,直到李翠仙老爸的酒瓶喝了个底朝天,方才罢休。

  喝完酒的人大都话多,几个人又讲了半天的闲话,才结束了晚餐。李翠仙一
家都感谢他几年来对李翠仙的帮助,说起来李翠仙比他还要大半岁呢,以后就是
姐姐弟弟啦,叫他以后没有事尽管来家玩。

  他从来不喝酒,这下被灌了两杯,头晕了起来,走路都歪三倒四,李翠仙的
老爸见了,高兴得哈哈大笑。吩咐李翠仙道:“你去送送你的同学,注意,要把
他完好的送到家里,交给他妈,路上不能出岔子。”

  天,黑了,而且路上的路灯稀少,有一段的路灯还是坏的,道路黑漆漆的,
李翠仙怕他跌倒,伸出柔软的小手,抓住他的手,俩人手牵手慢腾腾的走着。

 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他的身子直发软,但浑身又热烘烘的,尤其脑袋晕乎
乎的,脸也在发烫,脚步不听使唤的踉跄着,李翠仙见此情景,只得把他的手搭
在她的肩膀上,半扶半搀的往前挪动着。此时的李翠仙,足足比他矮了半个头,
好在她的身体壮实,可以承受他的体重。

  他搂着女同学丰满的肩膀,鼻子里闻着女孩身上传过来的少女特有的香味儿,
不自禁的胯下的鸡鸡坚慢慢的翘了起来,紧紧的顶着在内裤。他艰难的迈着脚步,
是醉了吗?人醉还是酒醉?

  紧走慢走,好不容易,他们走到了他家门口。

  俩人在黑影里站住后,李翠仙说是要敲门喊他家人出来,他说不要不要,盯
着李翠仙红润的脸蛋,他大胆的抓住了她的两只肩膀,就往他的怀里拉。开始她
还试图挣脱出去,脸儿更加羞红,低垂下头,眼睛也不敢直视他。这更加刺激了
他,他一把将她揽进怀里,就紧紧的抱住李翠仙丰满的身体,将李翠仙高耸的大
胸脯紧紧的贴住胸前,同时把挺立的鸡鸡抵在她柔软的小腹上。

  李翠仙不再挣扎了,也用自己的手,搂住男同学的腰身,静静地享受着来自
男性的温情。良久,他的手顺势而下,移到李翠仙丰满而富有弹性的浑圆的大屁
股上,使劲的揉摸了起来。

  李翠仙的嘴里传出了低沉低的喘息声,她满脸通红,就像喝醉酒一样的发烫,
一头扎到他的怀里,一声不吭的任他为所欲为,只是将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身。

  他的手再次移到李翠仙的胸脯上,在那两只朝思暮想的部位上揉弄了一阵,
就掀开内衣顺着摸到了她圆圆的大乳房,感觉那乳峰上的奶头已经挺立了起来。

  在他的挑逗下,李翠仙已经忘情了,开始了呻吟并扭动着身子。

  他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,胡乱的摸着,那里鼓鼓的如同刚刚蒸
熟的馒头一样,鼓蓬蓬,软绵绵,但又有几分温润,就在这时,附近传来了人的
咳嗽声。李翠仙惊醒了过来,急忙推开他的手,借着夜幕的遮盖,拉了拉揉皱了
的衣服,还好没有人看到。

  怎么进的家,怎么睡到床上,他一概不知,直到第二天醒来,睁眼看到老妈,
才晓得自己是在家里的小床上睡着。老妈埋怨道:“不会喝酒么呈什么能,你看
看,昨天才换的衣服,全都脏了。”

  他觉得头疼欲裂,胃里没有感觉,就像不存在似的,喝了几口水,他又昏昏
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再次醒来后,四处静悄悄的,看过钟,方才知道已经是中午两点多了,家里
静悄悄的,李爸老妈上班去了。他浑身发软,肚子没有什么感觉,只是想躺在床
上不愿动弹,但他的脑子却活跃起来,不禁回想起昨天到李翠仙家做客的事,想
到李翠仙那两只胀鼓鼓的大乳房,红润的脸蛋,丰满的身子,要是能够摸摸,会
是什么滋味呢?想着想着,他胯下的鸡鸡涨了起来,不由自主的,他的手伸了下
去,挤捏着变硬的鸡鸡。

  就在他胡作非为的时候,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。

  他一惊:“谁呀?”

  一个女声回答着:“是我。”

  他一听,兴头来了,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,拉开了大门。

  “哦,你来啦,请进!”

  “我来看看你。”李翠仙说道。

  今天的李翠仙还穿着昨天那套衣服,只是将长长的头发用橡皮筋扎了,披在
身后,整个人显得很精神。也许走得太急,宽宽的额头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
脸蛋上浮起红润的水色。

  “你今天真好看!”他盯着李翠仙丰满的胸脯,吞了口口水,由衷的赞道。

  “你才晓得?”李翠仙撇了撇嘴,一副不屑的模样。

  看着这个以前的同桌,曾经喊过多少回的丑八怪,现在这么的妩媚,这么的
充满了少女风情,他大胆的伸过手拉了她一下,她的脸一红,打开了他伸出的手,
同他一起坐到了床边,低垂下了头颅。

  屋子里一下静寂了起来,半响没有人说话。

  停了停,李翠仙率先打开的话茬:“昨天酒喝多了吧。”

  “嗯,怎么回来的,我都晓不得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李翠仙沉吟道,接着,她问道:“那你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回来的?”

  “嗯,等我明白的时候,我已经在床上躺着的了。”

  “这么说……这么说昨晚发生的事你都记不得了?”

  “昨晚发生了什么事?”他诧异的问道。

  “你……”想起昨晚那羞人答答的一幕,李翠仙的脸蛋红了。

  还在床上回想着李翠仙的时候,他的鸡鸡就挺立了起来;李翠仙进门的一刻,
他的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屋子里多了个青春少女,少女带来的青春气息,
带来的一股淡淡的香味儿,早就令他心花怒放了。看着羞涩的李翠仙,这个昔日
的丑八怪,他不禁暗自的好笑起来,丑小鸭变白天鹅,不是神话里的故事。

  “你真的不明白昨晚发生的事?”李翠仙问。

  “真的不知道!”他发誓道。

  “哦,不知道么,就算了。”李翠仙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我给你倒杯水吧,看我,你来了半天,也不会照拂你一下。”说着,他为
她倒了一杯凉白开。在接杯子的时候,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,突然,就像触电
一般,两个人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。

  捧着玻璃杯,李翠仙喝了口水,然后低下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  “呃,你们什么时候走?”他打破了寂静。

  “大约在月底吧。”

  “你不去下乡不行吗?难道你就不想再念书了?”

  “我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那么多的弟弟妹妹,要靠我爸妈来抚养,我出去
么就少了一份负担;再说了,书谁不想念,可我没有这个命。”李翠仙的眼圈红
了。

  “唉,你呀。”他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好啦,今天不说不高兴的事。”李翠仙转移了话题。

  “说些什么呢?”他问道。

  “你们背后都叫我丑八怪吧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呢?”

  “我全都知道,你们呀,都不是好人。”

  “我们怎么不是好人呢?”

  “哼,你们男生一个个的坏死了。见到好看的女生,你们像狗一样的去巴结
;见到不漂亮的女生,你们在背后取笑人家,讽刺人家。说,是不是这样的?”

  “哪敢呀。”他嘴硬道。

  李翠仙说了:“哼,我晓得的,不就是她们的脸蛋生的好看么,有什么了不
得的。其实,你们可能晓不得,王茹华她们的身上,还没有我好看呢;真是奇怪,
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王茹华她们呢。明告诉你,以后你就知道了,什么叫做真正
的女人。”

  “哦。”他若有所思,岔开了话题:“你去下乡,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。”

  “你会想我吗?”她大胆的看着这个昔日的同桌。

  “会呢。”

  “哼,可能是口不应心吧。”

  “真的,我会想你的,丑八怪!”说完,他哈哈的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”李翠仙绯红了脸,捏起了肉肉的拳头,在他的身上招呼着。

  “哈哈。哎呦哎呦,不要打了,我投降。”看着李翠仙两只大乳房随着她的
动作晃来晃去,他求饶着。

  “哼,打死你。”李翠仙挺着丰满的胸脯,一副气咻咻的样子。

  “好啦,不要闹了。”他说道。

  “今天不闹,以后就没有机会啦;我说老同学,你看我咋样?”

  “很好呀。”

  “你就不想说些什么?”她羞红了脸。

  “说什么?”他一副不明白的样子。

  “我说,以后我们就不能经常见面啦。”

  他盯着李翠仙,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。

  “好吧,今天我就都说了,说出来,心里就好受一些。”

  “说吧,说吧!”他鼓励道。

  “我说,我说,我早就喜欢上了你。”她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什么,你……真的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他吃惊道。

  “哼,你的心,早就跑到王茹华她们的身上去了,那会看得上别的。”

  “你瞎说。”

  “我不瞎说。你说,你以前一天偷偷摸摸的看王茹华,当别人不知道。”

  “哦。”这下轮到他吃惊了:“你是怎么知道呢?”

  “哼,不但我知道,班里的大多数同学都知道。”

  “那——”他脸红了。

  “不怕得,现在只是我们两个,我才说的。其实,我才是最喜欢你的人。”

  说完,她一把抱住他,大胆的将自己丰满的胸脯抵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  他呆住了,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事么,不会吧,她怎么这么随便呢?

  在他忐忑万分的时候,李翠仙开了口:“我就要走了,在临别之际,我要把
我的身体,给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。来吧,和我好吧。”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。

  看着这个昔日的老同学,体会着一个年轻女孩的倾诉,他不由得心软了,是
自己的心太硬?他摇了摇头,那么,一个女孩这么对你,你为什么不领情呢,为
什么还要端着架子,做出不可一世的姿态呢?他找不到答案。

  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,李翠仙解开了衣服的扣子,掀起了底下的套头背心,
立时,两个滚圆雪白的大乳房扑腾一下跳了出来,还在她的胸脯上不停的颤抖着。

  李翠仙的乳房十分漂亮,简直就像一件艺术品:白色的乳座雪白粉嫩,单薄
的皮肤下可以清晰的看到淡蓝色的青筋,一圈粉红色的乳晕,同过去使用的铜板
那么大;中央是粉红色的奶头,奶头很小,大概有黄豆那么大,在乳座上骄傲的
挺立着;李翠仙的乳房就像篮球那么大,而且在没有任何支持下也高高向上翘,
就像刚刚从树上才摘下来的桃子一样,鲜嫩无比。就这样,她闭着自己的眼睛,
任随衣服袒露,任随他欣赏。

  面对着自己刚刚还在幻想的李翠仙,这下自动的送到了自己的怀里,他也冲
动了起来,伸手搂紧她的身体,那身体是那么的富有肉感,触手温润;他感到裤
裆里的鸡鸡越来越胀了,鸡鸡头痒得难受,再看她,眯缝着双眼,一副任君所求
的模样,他的手加紧了搂抱她的力度,她顺势依偎着贴到了他的怀里,带来了一
股说不出的清香味儿。接着,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,将鲜艳的嘴唇撅起往上递。

  面对着诱人的鲜嫩的她,他低下了头,把自己的嘴唇按在了她软乎乎的嘴唇
上。

  半天没有见到他的下一步动作,李翠仙睁开了眼睛,见他一动不动贴着自己
的嘴巴,她“扑哧”的一声,她笑了,笑过之后,勾过他的脖子,将自己的小嘴,
贴在他的嘴唇上,“嗞”的亲了一口,然后笑道:“会了吧。”

  可怜的他,长这么大,不要说别的,就是亲嘴也不会。

  虽然他喜欢看书,而且外国小说里不乏接吻的描述,可书本是书本,现实是
现实,不会的还是不会。他以为接吻(亲嘴)就是将自己的嘴唇贴在对方的嘴唇
上就行了,而且字典里对接吻的表述也是——把嘴唇贴在对方的嘴唇上,以表示
喜爱。他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。

  李翠仙将自己肥厚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,并不时顽皮的挑逗着他的舌头,
又一种新的刺激使他浑身酥麻。他猛烈含着李翠仙的舌头,使劲吸吮起来。李翠
仙的舌头又软又甜又糯,在他的吸吮下,李翠仙闭上好看的眼睛,同时鼻子里呼
哧呼哧的喘息起来,他的嘴里泛出了许多的口水,他吞了下去后,一股雄性的冲
动促使也将自己的舌头插进了李翠仙的嘴里,有样学样的四处搅拌着,直到搅得
李翠仙的嘴里都是香甜的口液,李翠仙微微一笑,将自己嘴里的口液渡进了他的
嘴里,他们就这样相互吞食着对方香甜的津液。

  他深深的震惊了,怎么自己从来不知道这些好玩的事情呢,以前虽然看了许
多书,但古人也曾经说过“读千卷书,行万里路”,真的很有道理;而且他觉得
遇到李翠仙这个同学,真是撞到狗屎运了,他恨自己,怎么早早的就没有注意到
这个不起眼的同学呢?不过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了,还是好好的把握住现在吧。

  一念及此,他的嘴仍然继续在亲吻着,而右手则向着李翠仙高耸的乳房摸了
过去,并在上面热烈的揉摸了起来。

  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笼罩了他:李翠仙的乳房是那么的柔软,但软中有硬,
手放开后又恢复了原来的形状,他可从来就没有摸过如此美妙的东西,看来真的
是好福气哦。

  在他的揉摸下,李翠仙的奶头在乳峰顶上高高的挺立起来了,那奶头带来的
手感更加的美妙。

  李翠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她涨红着圆鼓鼓的脸蛋,身子也软软的躺在了床
上。

  还在李翠仙用自己的乳房顶他的肩膀的时候,生理的冲动就使得他胯下的鸡
鸡翘了起来,后来看到李翠仙真切的大乳房,更是使得他冲动万分,有年轻的女
性的肉体的召唤,不动欲望那简直就是有病,何况他年轻的肌体本来就很健康,
压抑他的,只不过是心理上的因素,李翠仙也讲了,这次的相聚就是一次她要他
偿还春春的宿债,没有更深层次的意思。有肉到口,不吃的是傻瓜,于是,他不
在忸怩,也不再犹豫,一屁股坐到了小床上,把一只手搂着李翠仙的脖子,一只
手就放到了李翠仙高挺的胸脯上,无师自通的揉弄了起来。

  揉着李翠仙两只白嫩的大乳房,他激动的竟然颤抖了起来,那是两只多么美
丽的乳房呀,那么丰挺,那么柔软,那么的富有弹性,随着他的揉弄,还在不停
的颤抖;两只嫣红的奶头,小巧而艳丽,此时也不甘寂寞的傲然挺立于玉峰之巅,
看着小奶头的俏脸模样,他调皮的用手指来回的拨弄着,随着他的手指的拨动,
奶头慢慢的变硬了,而且也变得大了许多。他俯下身子,一口含住了李翠仙的奶
头,津津有味的吮吸了起来。他的手移到了她的腰肢,解开了她在侧边的裤扣脱
下李翠仙的外裤后,里面就只剩下一条蓝底碎花布的短裤,此时,短裤的底部已
经湿了好大的一团;短裤的裤口肥大,裸露出了些许白嫩的肌肤。他为了一探究
竟,继续褪下了李翠仙的内裤。

  当他分开李翠仙的两只大腿,令人流鼻血的时刻到来了。

  映入眼帘的,是一只高高耸起的肉馒头,馒头上呈粉红色,上面稍稍有几根
纤细的毛毛,毛毛很细,杂乱的卷曲在皮肉的上端;馒头中央有道缝,此时已经
裂开,露出了中间鲜红的沟渠,有是两片肥厚的肉片,肉片呈嫩红色,而在肉片
的上端,有一粒花生那么大的肉粒儿,泛着鲜艳的红宝石色泽;他用手分开李翠
仙两片肉片,显露出了深邃的桃源洞口,桃源洞内是深红色,此时正在汩汩的往
外流淌着一泓清泉,泉水打湿了附近的区域,整个肉馒头看上去湿淋淋的滑润可
口;而且,从那桃源洞里源源不断的向外飘逸着一股似兰似麝的香味儿,引诱着
他情不自禁的多闻了一阵,使得胯下的鸡鸡也变得更加粗大了。

 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,脚忙手乱的脱下自己的裤子,接着,挺着坚硬的鸡鸡一
下子就往李翠仙的胯间戳了过去,就像张飞的丈八蛇矛在进攻一样。

  他的鸡鸡一下子抵到了李翠仙绯红的阴唇中间,立即,一股热烘烘的感觉使
鸡鸡越发的坚硬,但好似撞到一堵墙,一堵无法逾越的坚实的墙。

  “哎呦。”底下的李翠仙绯红着脸蛋,轻轻的呻吟了一下。

  他停下了自己的进攻,看了看他们的交合之处,但见他的鸡鸡抵在李翠仙的
大阴唇上,青筋暴跳,就是不能再前进一步,他后退了一下,再次往前一挺,
“哎呦”,李翠仙再次呻吟出声。

  这下轮到他出汗了,这件事看来还是不容易的,正当他发愣的当儿,李翠仙
吃吃的笑了,她睁开了秀丽的双眼,看着身上趴着的心爱的男同学,羞答答的伸
出了白嫩的小手,拉住他的鸡鸡,抵在自己的桃源洞口处,然后搂住男同学的腰
身,往自己身上拉拽。

  他在李翠仙的帮助下,鸡鸡头陷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所在,那里充满的激情与
火热,火热的刺激使得他的鸡鸡头痒了起来,于是,他再接再励的将整根鸡鸡都
插进那深邃的桃源洞里。

  “哎哟,你轻点。”身下的李翠仙痛苦的呻吟道。

  “哦——”

  他这才明白过来,女孩子的第一次要破处女膜的,俗称破身。

  但冲动迫使他在将鸡鸡插进去以后,又拉了出来,然后再次插入。

  李翠仙的肉洞很紧,紧得夹住了他的鸡鸡,鸡鸡在肉洞里被肉壁团团包围,
而且肉洞里火热几如温泉,迫使得鸡鸡变得更加粗壮,鸡鸡头也越来越痒,他加
快了抽插的速度,没有几下,他的鸡鸡就不可抑止的喷射了。

  在完成了精华的喷射后,“啵”的一声,他抽出了自己的肉棒,无力的瘫在
小床上,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;李翠仙的桃源洞里慢慢的流出了白色红色的粘
性混合物。

  李翠仙稍稍躺了一会,拿出了衣服兜里准备好的一方小手帕,草草擦拭了一
下自己的阴部后,翻过身来,仔细的为他揩擦着绵软的肉棒,随后丢下手帕,爱
不释手的把玩起来,接着伸出舌头舔了舔,像吃冰棒似的用嘴巴的含了进去,用
力的吸吮了起来。

  他大吃一惊,还有这种玩法;但在她的吸吮下,他的鸡鸡又一次的挺立了起
来,随着鸡鸡的崛起,男性的征服欲望也再一次的贯穿了他的全身,他翻身而起,
挺立着坚挺的鸡鸡对着李翠仙,李翠仙微微一笑,就往床上躺了下去,张开的大
腿,迎接着他的再一次进攻。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比第一次来的格外的猛烈,而且持续的时间更长,直到他再
次的喷出了自己的精华以后,才疲惫的躺倒了床上。

  时间静静的在流淌,不知不觉之中,两个小时飞快的逝去了,他们恢复了体
力后,相互搂着对方,仔细的亲吻起来。他的手随意的在女同学的身上到处游走
着,摸索着少女滑润丰腴的身体,他的鸡鸡随着他的手的感触,又一次坚挺的胀
大了,他搂着女同学的大屁股,让鸡鸡舒心的抵在李翠仙的大阴唇之间,接着,
他的手再李翠仙的屁股上摸揉了起来。

  李翠仙的屁股又白又大,圆鼓鼓的就像一面大鼓,摸起来手感很好,随着他
的摸捏,从她的嘴里又发出了不可压抑的呻吟声,她的呻吟促使他的鸡鸡再一次
的想进入她的桃源洞内,而此时的他经过两番风雨的洗礼,早就在抽插之中体会
出了男女之交的内涵,于是,他心生一策,拉住她的手,让她背对着他跪在床上,
而后把屁股抬高。

  当她的屁股翘了起来后,可以见到绯红的桃源洞口咧开了一张小嘴,小嘴里
依旧汩汩的往外流淌着一泓山泉,山泉清洌洌,引人入胜;看着李翠仙的妩媚的
身体,他端起肉棒紧紧的抵在她的桃源洞口,然后一使劲,叽的一声,肉棒如愿
以偿的进入到了那个洞天福地里,接受着又一次的洗礼。

  天昏地暗的盘场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,他们也几分不想动了,他让李翠仙高
高耸立的大乳房紧紧的顶在自己的胸前,他们拥抱着放松了身体,任凭时间在逍
遥的流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