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视频 在线视频
国产精品
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
激情都市 家庭伦理 明星模特 武侠虚幻 人妻迷情 自述人生 虐恋其他 校园春色
色图鉴赏 色图鉴赏
自拍图

当前网址已失效, 点我获取最新网址!

雪白的屁股7
2019-07-26 20:29:08
……这一年的雨季来得很快,爸爸的伤又发作了,军区安排他到青岛的三0三医院去疗养,妈妈也陪着去了,家里就只剩下我和二姐,以及佣人四婶

平时,我除了自己自学高中的课程外,就是跟二姐学学画画,她的画画得很好,我希望能通过画画来陶冶一下自己的情操,也打发些时间,抵消我对母亲的思念。

大姐常常会来看我们,有时我们三姐弟会坐在一起,谈一些以前的事,她们会问我很多关于小山村的事,不知不觉就能谈到深夜,大家都很开心。

这时候,我就会体会到一个家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温馨,我也会不自觉地想到山村里的那个父亲,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,也只有这个时候,我才能暂时地忘记母亲。

这一天下午,我送二姐到医院去做腿部的定期检查,医生说要做一下理疗,因为要做上四个小时,所以我就先回家了。

到家的时候,四婶告诉我说大姐来了,正躲在房里,我觉得奇怪,大姐平时风风火火的,一来到家里就说这说那,没一刻闲着的,今天怎么变了,难道有什么事情?于是我就跑到她的房里去看一下。

大姐的房门是半掩的,我透过半开的门口,就看见大姐左手的袖子高高地卷起,她正拿着一瓶药水往左手上擦,可以清楚看见她的手上青一块、紫一块的,这还了得!

“大姐,你怎么受伤了?”

我一下推开了门,进去问到。

大姐看到我进来,吓了一跳,神情有些紧张,她赶忙说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事的,……小明,我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这只是我不小心摔了一下……”

“不对,大姐,摔一下怎么可能成这样,到底也了什么事?你告诉我嘛。谁敢欺负你,我去替你讨回个公道!”

“不,没事的,小明,没事的……”

大姐把袖子收了下来,“我真的没什么……”

“大姐,你平时不是这样的,有什么事你就说嘛,我是你的弟弟,我又不是什么外人,真的有什么事,我也可以替你分担呀”

“小明……”姐姐的神情犹豫了一下。

“大姐!”

“唉……”大姐终于叹了一口气,她看了看我,“小明,我……你答应我,不要把这事告诉爸妈,这事只能你和我知道,好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小明,我不想爸妈为我担心,你知道吗?你不答应我就不说了”

“这……好吧,大姐,你说吧。我保证不告诉别人!”

“那你去把门先关上。小明”

我有点不解,但还是照着做了,当我关好门转过身来的时候,姐姐已经坐在了椅子上,她背对着我,我看到她解开了衬衣的钮扣,我正不解的时候,她已经把衬衣脱了下来,光洁的背就在我的眼前,上面只有一条白色的内衣带子。

我的呼吸一下就紧了起来,但是随即又被另一种情绪所代替了,因为大姐的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跟手臂上的差不多。

我不由得走上前,惊道:“这……这是为什么?”

“这……这都是你姐夫做的!”姐姐的声音有点哽咽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?姐夫,姐夫他不是一个军人吗?怎么会……”

“军人,军人又怎么样,他……他还不是个普通的人,”

“可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

“唉!”

姐姐叹了一口气,说道“其实这也不能怪他,他……其实,他其实现在……已经……已经没有能力了……“姐姐说到这的时候,脸一下就红了。

我愣了一下,终于也明白了她所说的没有能力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这……”

我也一下不知如何是好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(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.teteam)

“去年军区搞演习,他受伤了,从那以后,他就失去了性能力,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他的脾气开始变得暴燥起来,经常拿我出气,我知道他的痛苦,所以也没说什么,但他一次又一次的,越来越厉害,我……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他了”

“那……大姐,你为什么不跟他分手?”我脱口而出。

“不行,你知道,他是个军人,我是军人的妻子!况且他是为了工作才受伤的,这个时候,我……我怎么能离开他呢,你说。”

姐姐说着,泪水也跟……着流了下来。

我一下子呆坐在了椅子上,我的内心也很痛苦,是啊,在这样一个年代里,军人是最让人尊敬的,我们又怎么能破坏……一个军人的形象呢,一个男人,尤其是一个在人们心目中勇猛无比的军人,他失去了性能力,他内心的感受一定是很痛苦的,但是做为他妻子的大姐,却要承受更大的痛苦。

我终于了解了姐姐的痛苦,女性的心中,总有一种很伟大的东西,虽然她们总是被我们男人称为小女人,但是她们在很多时候是比我们男人要伟大的,就象母亲在小山村里对我所做的一样,我觉得那是一种很伟大的奉献。姐姐现在也一样。姐姐,你太伟大了。

“大姐!”

我不由得叫了一声,靠了过去。

“小弟,呜……”

姐姐一下扑到了我的怀里,放声地大哭起来。

我不知道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,也只有抱住了她,让她伏在我的怀中尽情地哭,她的衬衣已经掉到了地上,整个上身就只有一件白色的胸罩,我的手本能地抚上了她的背,大姐的背很光滑。

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,我轻轻地抚过她背上的伤,让她放松下来,我觉得我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,我慢慢地轻抚,希望能抹去她心中的伤痛。

姐姐的哭声渐渐地低下来,这时候,她才感觉到我的抚摸,她止住了哭声,我觉得她的身体在徽微地颤抖,但是她没有抬起头来,看来她很喜欢我这样抚摸她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就只有这样静静地抚摸她的背。

房子里突然间静了下来,我们就这样相互拥着,我轻轻地抚着她,她轻轻地抽泣…………也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是一个小时,也许只有几分钟,我不知道。

姐姐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,我心下一动,生理上有了反应,该死,不会吧,怎么能这样呢,我的耳根都红了,就在这时,姐姐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,她抬起了头,泪汪汪地看着我,眼神中有一种迷朦的感觉,平时里风风火火的她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,让人心动,“小弟……”

“大姐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小明,你要说什么,你说……”

“我……大姐,让我替你擦药,好吗?”

姐姐的眼神中跳过一丝的失望,“好啊,小弟,那你抱我到床上去。”

我只好抱起大姐,把她放到了旁边的床上,大姐俯躺在床上,背对着我,我拿过药水,对着她背上的伤,轻轻地替她擦拭。她的肌肤也象妈妈一样的光滑!

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激动,有时我的手上用大了点劲,她就会“嗯”地轻呤一下,这一声的轻呤,就象个重锤一样敲击在我的心上,让我想到了妈妈的呻吟,真的是太象了!我只觉得全身都跟着震了起来,我的手颤抖了,我的脑中开始闪现过妈妈那迷人的,以及那雪白的屁股。

热血不断地向脑里涌来

小明,”大姐突然开口了,“你……你觉得姐姐怎么样?”

“这……姐姐对我很好啊”

“那……你喜欢姐姐吗?”

“当然了,你………你是我的亲姐姐嘛,我当然喜欢你了,包括爸爸,二姐和……和妈妈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小明,姐姐也很喜欢你!”

大姐的声调变得低了下去。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我莫名其妙地心跳得厉害,我期望发生某些事,但又害怕发生,我想到了妈妈,我的肾上腺素在不停地分泌,我感到有很强烈的,一种不可抑制的。

我不行了,我要离开这个房间。

“大姐,你好休息,药擦好了,我走了”我说着,丢下药,转身就要逃开,就在这时,大姐伸手抓住了我的手!

“小弟,你……你不要走,你陪陪我好嘛?”

大姐坐起了身子,热切地望着我,她的胸部因为激动而不停地上下起伏,我只感到有一股热流冲向了脑门,一时间,伦理道德显得是那么的渺小,我理智的堤防被冲垮了,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突然一下抱住了床上的大姐。

“姐姐,我…我…”。

话还没说出口,大姐已经把我拉到了她的怀里,她的双唇印到了我的嘴上,舌头伸进我的嘴里。

我毫不犹豫地吮住了她的香舌,我们就这样热烈的拥吻起来,我积压了十几天的开始遍布全身。

她的吻很热烈,她拚命地吸着我的舌头,好象压抑了很久似的,身体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……急促地呼吸不断地喷在我的脸上,我的在不断地变大,终于,我把大姐按到了床上。

她的双腿一夹我的腰,我们两个就滚落在床上,翻滚起来。

……已经失去控制的我开始解除她的武装,我脱下她裤子,在我眼前的是大姐只穿著胸罩及内裤的雪白,浑圆的大腿,平坦的小腹,佩上洁白的内衣裤,我的已硬如铁棍了。

她也在帮我解开的的皮带。

我们相互解除对方的衣物。

……我动手解开她的胸罩,再将她轻轻翻过来,再将她的内裤褪下,这时姐已是全裸了。

……真是没有一点暇疵!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,鲜红的矗立在浑圆的上,她的没有妈妈的大,却是恰到好处那一种。

她的皮肤没有那么的白,但是却有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,她的双腿很长,两腿之间挟著一丛阴毛,密密的把重要部位遮盖著。

……看着姐姐的,我再也忍不住了,姐姐也解开了我的裤子,我一脱裤子,就爬到她的身上,大姐一下子就抱住了我,我们两个缠在了一起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“小弟……”

我们热烈地吻了起来,我的手压到了她的上,用力地揉了起来。姐姐地反应很强烈,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。她抓着我的手,让我紧紧地压着她的。

她那浑圆的几乎都要被……压扁了。

她把我的夹到了她的双腿之间,她扭动着身体,让她的磨擦着我的,我可以感觉到她那里已经流出了一些的,看来她真的是压抑很久了。

受到她的感染,我也受不住了,我甚至差一点就要射出精来!我急不可耐地用膝盖顶开了她的双腿,姐姐一下就抓著我的,用上下摩擦著,姐的动作越来越大,声音也越来越大声。

我受不了了,让对准了她的,用力地插了进去!!!

“噢……”

大姐轻呤了一下,我得到鼓励,一下用力把全部插……入了她那早已湿润的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姐姐激动得大叫起来,她的双腿一下盘上了我的腰,我趴在她的身上忍不住兴奋的轻喘著,热烘烘的将我的紧紧的含著,好舒服的感觉。

大姐的很紧,比妈妈的要紧一些,这可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年轻的少妇在一起,我让插在她的中,我静静品尝著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。

……“嗯……弟……小明……小明……”

……姐姐可不一样,她见我不再动了,自己迫不及待地就扭动起来,她中的嫩肉紧紧地磨擦着我的,真是舒服得不得了。

……“小明……哦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弟……让……我……好…………舒服……快动呀,快呀……“……我再也忍不住了,用力的抽送起来,几次抽送后再来一次重重到底,她忍不住像蛇般的扭动她纤细的腰,配合著我的动作。

……经过几分钟的抽送后,她发出了鼻音的呢喃:“啊……嗯…………小弟……小明……“配合著阴阳交合处传来“噗吱……噗吱……”的声音,她的声是那么动人心弦,她的动作是那么的热烈,这是我所没见过的,她的扭动比起年长的母亲来要热烈得多了,更要命的是,她的不停地在吸我的,真是太美妙了,好几次我几乎忍不住要泄了。

我咬着牙,忍受着,也享受着。

……“啊……大姐……哦……姐……姐……”

“小明,明……啊……”

姐姐……的里流出了不少的,我的每一次冲击都是毫不费力地尽根而入,直插到她的子宫深处,插得姐姐花枝乱颤!

也许我们都压抑得太久了,我们的动作大得不可想象,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,我也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做“年轻的冲动”,我们的每一次动作都几乎可以让整个床塌下去,还好那是一张很牢固的床。

突然,大姐的身体一下硬了起来,她死死地抱住了我,指甲都陷入了我的肉中,她的中冒出了一股热流,直喷到我的上,象个吸尘器一样吸住了我的,我终于忍不住了,我大叫了一声,一挺腰,炎热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大姐的中去!!!

……激情过去了,我们双双瘫软在床上,姐姐双颊潮红,颈项部香汗淋漓,充盈涨满,挺立,从上身和大腿都湿漉漉的,我想我也是全身湿漉漉的。

……她慢慢睁开了眼睛,看著还趴在她身上的我;我张嘴正要对她说话,她突然将滚烫的双唇凑到我的唇上。

……我呆了一下,看著她微闭的双目,便配合她的唇,享受她的热情,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著,久久才分开,两人都喘息著。

……我慢慢抽出我的,侧身躺在她的身边。

她还沉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……“大姐,对不起了,我实在忍不住……你实在太吸引我了”我喃喃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……她慢慢闭上眼睛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不是你的错,是姐姐我,我……我可能很久没有了……我……弟弟,你不会怪姐姐吧,你不会认为姐姐是那种轻浮的人吧?”

“不,大姐,你不是的,我真的是喜欢你!”我把大姐拥入怀中,轻轻的吻著她的额头,脸颊,她的手也自然的抱著我。

……渐渐的,她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,我的唇找到她的唇,热情的吻了上去;她的唇好烫,良久良久我们才分开……那天,大姐就住在了家里没有回去,晚上的时候她悄悄地进了我的房间,我们两个相拥着上了床,那一晚,我们过得很快乐…………大姐的激情让我体会到了女人另外的一种风情,那种蚀骨的激烈,每一次她都很主动,她会坐到我的身上,不停地去寻找快乐之源,她和妈妈不同,妈妈大多数的时候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承受我的肆狂。

但是和姐姐相比,我却更迷恋妈妈,我不知道为什么,而且迷恋得很深,虽然她的身体没有大姐这么动人,但我总是不停地想她,想她的一切,我真的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。